欢迎您来到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24小时专家在线(无假日医院)

  • 神经疾病
    失眠症 |抑郁症 |焦虑症 |睡眠障碍 |恐惧症
    强迫症 |心理障碍 |神经衰弱 |头晕头痛 |癔症
  • 精神疾病
    精神分裂症 |躁狂症 |双相情感障碍
    精神障碍 |精神病 |更年期综合症
  • 心理咨询
    婚姻恋爱 |职场人际 |情绪压力
    亲子关系 |心理咨询 |青少年问题
  • 发育行为
    多动症 |抽动症
    自闭症 |发育迟缓
  • 其他疾病
    酒精依赖 |应激障碍
    恐怖障碍
  •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行业新闻]逝者余虹

    来源:广州白云心理医院  2007-12-13  阅读:1694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提供免费咨询、挂号服务: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提前与医生一对一交流
    手机号码

    “在正午,一个尼采式的时间,他从高空坠落,像一片落叶?抑或一只飞鸟?”

    对一名人大博导猝然自杀作哲学解读
    人们按照各自的理解寻找他自杀的原因
    朋友说自杀和写作都是他研究的表达方式

    12月5日中午1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余虹教授从他居住的世纪城小区楼上坠下身亡,逝世时年仅50岁。经公安部门现场勘查认定:排除他杀,坠楼身亡。
    他的追思会,将于12月13日下午在人大逸夫堂中心举行。


    余虹,这位毕业于暨南大学的博士,如今是国内文艺理论与美学领域负盛名的中年学者之一,师友众多,深受学生喜爱。一位在学术上建树颇丰的中年学者为何自杀?坊间议论纷纷,媒体上也有颇多揣测之意。

    然而这些猜测,却让余虹的朋友感到气愤……

    “怎么现在的人都这样?一定要说这里面有什么复杂的事情,什么斗争之类,才行吗?”12月8日,是中国人民大学(简称“人大”)文学院为余虹开设纪念室的第一天。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着。“我在商场,听到售货员都在说,一个大学教授为什么自杀?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不明白,也不会明白。”

    人大文学院院长杨慧林还没有从失去挚友的悲痛中走出来。余虹在自杀前,专门托人留了一封信给他。“我昨天刚说哭了一个记者。”对于媒体和网络上的种种猜测,余虹的朋友们有些生气。余虹选择自杀,是朋友们意料之外的事。然而,“这是他的选择,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逝前避见朋友怕改变主意

    穿过人大校园里的草坪,就到了人文楼。121室是余虹纪念室,进门就能闻到鲜花的香味,余虹在海边拍的照片挂在墙上。照片里的他双手叉腰,背后是无垠的大海。人文楼2楼有接待室,放着轻柔、略带悲伤的音乐。余虹生前的照片被制成精美的幻灯片。“我们不想布置得那么阴暗和悲伤。”

    对于余虹的自杀,他所在的文学院并没有试图将事件“压”下去。12月5日,余虹自杀身亡。12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余虹教授治丧委员会”便将余虹辞世的消息在学院主页上公布,这时,还没有媒体进行公开报道。在余虹教授留下的遗言中,他将在人大的经历称为“有意义的几年”,他将全部藏书“捐给文学院”,而且在“祝福所有朋友”的同时,表示“如果有来世,愿一起工作”。余虹纪念室预计将保留到12月16日,杨慧林是余虹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文学院院长。筹备和接待的事情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余虹的亲属都会陆续赶到北京,有的已经到达。由于余虹生前在多所高校任教,不少人是专程从广东、湖北、四川等地赶过来悼念的。

    此时的杨慧林也是大病初愈,说起好友生前,他慢慢地转过头去,轻轻拭去眼角的泪。余虹在自杀前托人转交给杨慧林一封信,就在杨慧林看到信的同时,他也接到了好友自杀的噩耗。“那场面很惨。我看到了。”他婉拒了几位远方来客要见余虹遗体的请求,“余虹也不会这样希望的。”

    余虹所住的世纪城,“楼与楼之间很近。”余虹住在2楼,而他自杀时是从10楼跳下。余虹给杨慧林的信是通过别人转交的。余虹其他的朋友说,余虹应该是打定了主意,怕见到朋友改变主意吧。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在《悼余虹》中写道:“余虹把答案带走了。他一定认为这是他的私人事件,没有必要和他人——包括亲人和挚友谈论。”

    余虹选择了自杀。这在之前似乎并无征兆。自杀前10天,他还和朋友高旭东约好了,参加定期举办的青年学者论坛。后者是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而余虹因为身体原因原定要去海南疗养,对方找好了房子,余虹却临时推迟了。

    然而余虹的自杀仿佛又有征兆可循。他的一个朋友认为,余虹该是做了准备的。

    逝者余虹
    2007-12-11 15:47:45 来源: 大洋网(广州) 网友评论 2 条 进入论坛

     

    画家蒋立冬为余虹创作的油画
    “在正午,一个尼采式的时间,他从高空坠落,像一片落叶?抑或一只飞鸟?”

    对一名人大博导猝然自杀作哲学解读

    人们按照各自的理解寻找他自杀的原因

    朋友说自杀和写作都是他研究的表达方式

    12月5日中午1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余虹教授从他居住的世纪城小区楼上坠下身亡,逝世时年仅50岁。经公安部门现场勘查认定:排除他杀,坠楼身亡。

    他的追思会,将于12月13日下午在人大逸夫堂中心举行。

     

    朋友在悼念余虹
    余虹,这位毕业于暨南大学的博士,如今是国内文艺理论与美学领域负盛名的中年学者之一,师友众多,深受学生喜爱。一位在学术上建树颇丰的中年学者为何自杀?坊间议论纷纷,媒体上也有颇多揣测之意。

    然而这些猜测,却让余虹的朋友感到气愤……

    “怎么现在的人都这样?一定要说这里面有什么复杂的事情,什么斗争之类,才行吗?”12月8日,是中国人民大学(简称“人大”)文学院为余虹开设纪念室的第一天。人们聚在一起,谈论着。“我在商场,听到售货员都在说,一个大学教授为什么自杀?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不明白,也不会明白。”

    人大文学院院长杨慧林还没有从失去挚友的悲痛中走出来。余虹在自杀前,专门托人留了一封信给他。“我昨天刚说哭了一个记者。”对于媒体和网络上的种种猜测,余虹的朋友们有些生气。余虹选择自杀,是朋友们意料之外的事。然而,“这是他的选择,我们尊重他的选择。”

    逝前避见朋友怕改变主意

    穿过人大校园里的草坪,就到了人文楼。121室是余虹纪念室,进门就能闻到鲜花的香味,余虹在海边拍的照片挂在墙上。照片里的他双手叉腰,背后是无垠的大海。人文楼2楼有接待室,放着轻柔、略带悲伤的音乐。余虹生前的照片被制成精美的幻灯片。“我们不想布置得那么阴暗和悲伤。”

    对于余虹的自杀,他所在的文学院并没有试图将事件“压”下去。12月5日,余虹自杀身亡。12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余虹教授治丧委员会”便将余虹辞世的消息在学院主页上公布,这时,还没有媒体进行公开报道。在余虹教授留下的遗言中,他将在人大的经历称为“有意义的几年”,他将全部藏书“捐给文学院”,而且在“祝福所有朋友”的同时,表示“如果有来世,愿一起工作”。余虹纪念室预计将保留到12月16日,杨慧林是余虹好的朋友之一,也是文学院院长。筹备和接待的事情自然落在了他的肩上。余虹的亲属都会陆续赶到北京,有的已经到达。由于余虹生前在多所高校任教,不少人是专程从广东、湖北、四川等地赶过来悼念的。

    此时的杨慧林也是大病初愈,说起好友生前,他慢慢地转过头去,轻轻拭去眼角的泪。余虹在自杀前托人转交给杨慧林一封信,就在杨慧林看到信的同时,他也接到了好友自杀的噩耗。“那场面很惨。我看到了。”他婉拒了几位远方来客要见余虹遗体的请求,“余虹也不会这样希望的。”

    余虹所住的世纪城,“楼与楼之间很近。”余虹住在2楼,而他自杀时是从10楼跳下。余虹给杨慧林的信是通过别人转交的。余虹其他的朋友说,余虹应该是打定了主意,怕见到朋友改变主意吧。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在《悼余虹》中写道:“余虹把答案带走了。他一定认为这是他的私人事件,没有必要和他人——包括亲人和挚友谈论。”

    余虹选择了自杀。这在之前似乎并无征兆。自杀前10天,他还和朋友高旭东约好了,参加定期举办的青年学者论坛。后者是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而余虹因为身体原因原定要去海南疗养,对方找好了房子,余虹却临时推迟了。

    然而余虹的自杀仿佛又有征兆可循。他的一个朋友认为,余虹该是做了准备的。

    看文章不如直接咨询专家,当前在线有26位患者正在与专家一对一病情分析...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10秒内将会有医生回拨给您

    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始创于2000年9月18日,经广州市卫计委批准成立的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为一体的现代化精神心理专科医院。也是华南第一家专科心理医院。...[详细]

    (严格保密制度,请放心填写)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预约科室:
    • 预约时间:
    人工预约挂号>>
    今天已预约362人,本月累计预约2638
    • 何先生2分钟前失眠预约成功
    • 关先生4分钟前精神分裂正在咨询
    • 叶小姐6分钟前自闭症预约成功
    • 梁先生7分钟前躁狂症正在咨询
    • 杨女士10分钟前恐惧症预约成功
    • 赖女士11分钟前强迫症正在咨询
    • 徐小姐15分钟前癔症预约成功
    • 姜女士18分钟前神经衰弱预约成功
    • 何女士20分钟前疑病症正在预约
    • 姚女士23分钟前抑郁症正在咨询
    • 张先生27分钟前精神障碍预约成功
    • 汪女士31分钟前更年期综合征预约成功